相关文章

南京网吧“变形记”:泡面+饮料转型为电竞培训基地

无论你是否感受得到,我们身边的网吧正在极尽所能地思变。不少网吧已不再是传统印象中的网吧了,取而代之的是化身为电竞馆,或者咖啡厅、棋牌室、餐厅……

无论你是否感受得到,我们身边的网吧正在极尽所能地思变。不少网吧已不再是传统印象中的网吧了,取而代之的是化身为电竞馆,或者咖啡厅、棋牌室、餐厅……

没错,网吧正在大步跨界。记者昨天探访2015年ESCC中国数字娱乐竞技大赛比赛区的独家支持商“踏浪网咖”时发现,美式风格的铜质吊灯、一排排绿色植物……这种像咖啡厅的“网咖”完全颠覆了记者脑中键盘落满灰尘、烟头随处可见的网吧旧印象。

从网吧到网咖,再到“电子竞技场”

网吧,最早1995年前后在我国出现。“早些年,互联网还没有像今天这样普及时,想上网聊天、看电影的人都得走进网吧。”南京踏浪网咖市场部总监程宇告诉记者,在网吧业最红火的时候,一个小时上网费都需要3.5元。然而,十多年后的今天,一些网吧为了吸纳会员,甚至推出了8毛钱一个小时的会员优惠价。

“越来越多的人可以在家上网,网吧的经营越来越艰难。2005年,我们将网吧转型到网咖。与以前的网吧相比,网咖无论在硬件还是软件环境上都更优越。我们还可以提供咖啡、饮料、小吃等。即便是这样,刚开始转型时还是做着亏本的买卖。”程宇说。

来网咖消费的人群大都在18至26岁间,程宇发现,这个年龄段的人来网咖消费并不是为了看电影、聊QQ,更多的是一帮人组成一个战队打比赛。他回忆说:“看到那么多热血青年聚在一起打比赛,我们就考虑能不能把玩家聚在一起搞个电子竞技比赛。一方面可以聚人气,另一方面也是给玩家提供一个竞技、交流的平台。”

从2013年开始,踏浪在自己门店的会员内组建战队,相互PK。如今,战队已从最初的五六支逐渐发展到十七八支。随后,踏浪把目光更多地瞄准了电竞市场,吸引更多的电竞比赛在自己的网咖内举办。程宇告诉记者,像去年上半年,“英雄联盟LOL全国QQ网吧冠军赛”就在踏浪网咖后标营店举办,“这场比赛吸引了400多人”。

只提供泡面、饮料的网吧1.0时代渐行渐远

南京市互联网上网服务业协会(简称南京市网吧协会)提供的数据显示,今年全省登记在册的网吧数量为1100多家,而因为拆迁等原因,有200多家为空挂,实际在经营的网吧约800多家。而三四年前最顶峰时,南京实际在经营的正规网吧就有1090家左右。“就拿老鼓楼区来说,鼎盛时期辖区内网吧有百余家,如今减少了一半多,只有四五十家。”

对于网吧的消失,南京市网吧协会常务副会长姜维分析说,一方面是智能手机、无线网络等进一步普及,另一方面是江宁区、栖霞区的城中村改造,以及房租的不断上涨。

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,那个除了上网,只提供泡面和饮料的网吧1.0时代正在渐行渐远。

“据我们摸底,南京网吧盈利、持平、亏损的比例约为3:3:3。”姜维透露。他介绍,三四年前非常红火的网吧,这几年客流下降不少。目前还能盈利的都是已经转型或正在转型之中。偏重于商务、休闲的网咖,和以电竞为主题的网吧,就是其中的两种模式。

网罗天下